文化生活

员工天地 文苑拾萃

韩青燕散文——《读懂父亲》

发布日期:2021-01-11 08:20 来源: 作者:韩青燕(水务中心操作员) 浏览次数:

米南德说过“没有哪一个人真正了解自己的父亲,但是,我们大家都有某种推测或某种信任”。——题记

我的父亲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,为了生计,迫不得已一直在外打工。

我从小到大对于父亲的印象非常模糊。一直以来,我以为父亲不恋家,也不关心家人,他只知道挣钱,就算回来也只是呆一两天就走,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妈妈在管,我对父亲的偏见越来越深。

记得有一次,哥哥要上大学,而我也要面临上高中,因为家里穷,妈妈选择让哥哥上大学,即使哥哥当时高考成绩不理想,还是选择让哥哥补习一年参加高考。而我,妈妈让我直接读中专。在宣布决定的那一刻,父亲没有说话,默默的点起一根烟,似乎在思考些什么。我不懂父亲为什么会沉默,为什么不替我去说服妈妈。对父亲,我再一次失望了,我们之间的隔阂又加深了。

直到有一天,我突然发现,到了冬天父亲不在外出打工,“咳咳咳”的咳嗽声充斥在家里的角角落落,到了晚上父亲咳嗽会愈加严重。他似乎在不经意间变老了,在我的不在乎和不理解中慢慢变老了。稀疏而又泛白的头发,时时刻刻提醒着我,也似乎像是讽刺着我,讽刺着我不懂事,讽刺着我是个不孝的女儿……

父亲常年在外打工,他何尝又不想回家呢?不过是生活所迫。常年累月的操劳,他的双手已经粗糙的像老树皮,手背裂开了一条条道子,手掌也被磨出厚厚的茧子。想着这些,看着这些,我释怀了。

2020年7月份,我要结婚了,听妈妈说,父亲那段时间晚上睡不着觉,每天晚上都是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着,白天也不在状态,整个人闷闷不乐。别人开玩笑说女儿是泼出去的水,父亲竟有些急眼,面红耳赤的瞪着他一句话也不说。婚礼当天,我搀着父亲的胳膊,父亲用他那个布满老茧的手紧紧地握住我,一步一步走的很慢,把我的手交给我丈夫的时候,我隐约间看见父亲哭了,红着眼睛转身离开了舞台。看着父亲落寞而又孤单的背影,我想到了朱自清先生的《背影》,那一刻我似乎懂了一点父亲,好像看到了父亲内心那座高耸入云的山脉。

“读懂父亲”,看似简单,却又非常困难。也许,待我为人母时,才能真正读到父亲的心。(韩青燕)



编辑:管理员